1467361_663481990339498_831114849_n

2013年11月的某一天 
因為一直follow的"菜鳥機師飛行日誌"被一個笨蛋檢舉然後關版
我失魂落魄又很生氣的打了一篇網誌罵那個笨蛋
因此認識了其中幾個菜鳥機師 後來就繼續低調的當朋友follow他們
看他們從當時還在美國學飛 到現在每個都拎著Rimowa"走跳世界人生"
有種好像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很欣慰的感覺 哈哈哈哈

一個班15個去 15個回 聽起來好理所當然卻又是如此艱難 
在飛機上吐到不行到Solo單飛再拿到執照
拿完執照後繼續面對大小考試地面課程一直到抽機隊飛模擬機
通過local check 上線進行航路訓練..還要隨時注意健康狀況..
畢竟我不能用第一人稱說這些故事 總是有不完美的地方 

前幾天看到朋友Danny(也是菜鳥機師一員)寫的文章 寫得好好
除了很專業的用時間用數字用飛行證照去記錄飛行訓練生活
也很細膩的分享當時的心情和看見的風景

問過了Danny的意見 
他表示該寫的都寫了不能寫的也都沒寫所以願意分享給旅客 : )

我說阿 
這篇飛行紀錄
如果你看完沒有感動的痛哭流涕 那是沒關係
但如果你連看完文章的耐心和毅力都沒有

就不要跟我說你想考機師啦...

ENJOY YOUR FLIGHT!!!
------------------------------------------

*第三階段總結*    by Danny

五年前的某天晚上,一個大三生在學校附近父母幫他租的房子裡為自己立下四個人生里程碑
第一階段:英文的進修,達到航空公司的要求門檻
第二階段:航空知識的進修,提早學習那學不完的領域
第三階段:以最透澈的方式完成上線前訓練
第四階段:以最積極,最虛心的方式完成退休前的線上訓練
=============================================
UTC + 9 的清晨五點,輕柔而穩定的夏雨正淋著札幌市乾淨的街道,因為美國西岸時差的關係在四個小時的睡眠後我清醒的坐在飯店的床上。
一晃眼,成為公司的民航機副駕駛已經過了五個月,還記得三年前那一天的清晨一個二十三歲的人像個要去參加校外教學的小孩子一樣,一早就興奮的起來把衣服穿好,坐在早就整理好的行李旁等媽媽起床送他去他接下來半年要住的地方 – 長榮航空訓練中心 – 第三個里程碑的起點也是那十五人革命情感的開始。
EVA39
記得報到那個時候,他心裡很有壓力,因為他知道現場的每一位都是公司精挑細選的菁英,而他自己打從出生以來從來沒和菁英這兩個字沾上邊過,不過一起生活了一兩週後,這十五個人就像當兵同梯一樣非常…他們十五個自己知道就好,只能說一群男生不管幾歲不管到了哪裏,聚在一起都一樣。
然而玩歸玩,笑歸笑,大家的目標都還是 – EVA39 一個都不能少
在六個多月的生活裡,十五個人每週從禮拜天晚上到禮拜五下午都生活在一起,早上六點開始一起運動一起吃早餐然後上課到下午,晚上一起吃晚餐一起讀書,睡前關燈後在各自的床看著天花板一起講笑講到一個一個睡著,有空檔時間就一起打桌球打電動或是在房間一堆人擠在一台筆電前一起看電影,有時候他們也會像小老鷹一樣一起看著天空的飛機期待著自己飛上天的那一刻。

From Kent
就這樣他們在互相扶持與嬉鬧中,通過了六個月所有的的地面訓練以及考核,為公司跳了一支舞,全體整裝,前往美國準備進入那夢想中無限美麗的天空
鬧鐘突兀的響鳴劃破了安靜的早晨,這是和同學約好的起床時間,今天我們要繼續往北去看看。
UTC + 8 的清晨四點,改裝機車的引擎聲劃破映著城市光芒的低空雲幕,離開北海道三週經過紐約市,胡志明市,巴黎,舊金山的我重回到自己台北的床上,帶著機上輪休的睡眠模式一如往常的在半夜醒來。
2013 年 2月 28日兩架波音 B777-300ER 及兩架空中巴士 A321 經過14小時以上的飛行,把15個飛行夢從台灣桃園送到了美國鳳凰城,還記得抵達當天,中國學生杜總的接機以及兩團學生熱情招待的晚餐讓因長程飛行疲憊不堪的 EVA39 感到無比窩心並帶著飽足感渡過溫馨的第一個鳳凰城夜晚。
經過了兩週的環境認識以及地面學科,在 3月 17 清晨的鹿谷機場 KDVT ,15 隻 Eggy Eagle 一個一個在教官的陪同下第一次展開翅膀用自己的力量離開地表,開始了真正的飛行生涯成為 Young Eagle,即便已經過了兩年,那第一次發動引擎,第一次在跑道上加速,升空的震撼還是鮮明的像昨天的記憶一樣。
第一次升空的感覺,就像重新出生一樣
飛行訓練的第一個挑戰是本場單飛,這個挑戰也是整個美國飛行訓練中最容易被淘汰的挑戰,如果公司指定的飛行時數內沒有完成本場單飛,公司就會開會決定去留。然而對於教官而言,這也是一個風險很高的挑戰,他們必須賭上自己的執照讓一個飛行時數不到 20小時的小毛頭一個人把飛機開上天並且做三個起飛落地,所以他們也不會冒然的簽放單飛。單飛前他們會先和學生做幾個起降看學生的狀況來決定是否放單飛。
幾個起降之後
教官問他 :Do need my help?
他興奮的回答 :Not for now
教官笑了笑走下飛機,飛機上真的只剩下他一個人了,那種感覺就像小時候第一次自己上學,第一次住在外面,第一次自己旅行,但沒有緊張與無助,只有興奮,三個起降之後帶著如釋重負的心情回到簽派中心,開心的和教官拍照寫 Log Book 。
選擇讓飛行成為人生的一部分,會有不只ㄧ天是 Best Day Of My Life,2013 年 4 月 15日是他的第一個 BDOML
一首歌的結束,提醒了我現在的時間,提著小提琴走上頂樓開始了今天第一個行程。
UTC + 8 的早上八點半,刀叉清脆的碰撞聲襯著地面作業車低沈的引擎聲,細細的雨搭著杜鵑的風急急的打在窗戶上,東京假期結束後的五天我在 EVA67 台北往曼谷的飛機上準備接飛隔天曼谷往阿姆斯特丹的 EVA 75 。
2013年4月20日,Aspire 的游泳池,亞利桑那州的日曬,烤肉,汽水,還有一盤蝦,這一天是 EVA 39 全班第一個飛行里程碑 First Solo 的慶功,大家穿著連身訓練服開心的聚在水邊,準備一個接一個被自己的兄弟丟下水,這一天慶祝個人保住了飛行夢想,也慶祝整個班完好無缺。
慶祝的時間總是不會太久,First Solo 挑戰成功後,馬上要繼續下一個挑戰 – Solo Cross Country,這個階段訓練生必須獨立完成兩三個機場的飛行,相較於 First Solo ,這個階段除了起降之外必須自己導航並掌握航路上的天氣,空域以及更多元的 Air Traffic,任何疏忽都可能產生危險甚至喪命,所以教官以及考官都會更加嚴謹的評估訓練生,他就是在這裏跌了第一次跤,但他知道他的考官也是考量到安全,能力還沒到位只好繼續努力。
第二次嘗試成功之後,他的飛行漸漸的穩定,並在 2013年6月X日,拿到了人生第一張飛行執照 Private Pilot License 。
經過短暫的慶祝,大家先後開始了下個目標 Instrument Rating 的課程,這個階段是為了讓飛行員在低能見度下正常飛行的訓練,在看不見外界的狀況下,身體接受的外力成為人腦判斷空間的主要來源,而人腦對於這種判斷方式極為生疏,有時候甚至會把下降判斷成上升,所以這個階段的第一個觀念就是 – 相信儀表。 一般的飛行至少都要同步持續掌握六種儀表,姿態,空速,高度,垂直速率,航向,轉向協調,如果再加上定位及引擎的狀況甚至要掌握到十種儀表,這對於一個開飛機三個月的人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克服了這些困難後,還必須熟悉並在空中應用法規以及航管程序,一開始他每次上課都是帶著挫折回家繼續努力再繼續帶著挫折回家,一直到這個階段的一半才穩定下來並順利拿到這個必須腦袋進化才能拿到的 Rating。
從機輪緩緩傳來的震動緊接 GE90-115B 全反推力震撼的聲響,三小時的飛行後我們降落在四季如夏的曼谷。
UTC – 7 的早上三點,房間橘黃的光與交響樂和窗外月光下沈睡中的森林形成強烈的對比,西雅圖的秋天給人感覺已經是故鄉的冬天了。
美國飛行訓練的最後一個階段是獲得雙發動機的商用駕駛執照,相較於前兩個階段,這個階段相對輕鬆,可以算只是把學過的技術再精煉並多加一些單發失效的操作而已,這個階段除了 Maneuver 之外,最有趣的就是 Cross country build time 那段時間教官給他的課程模式就是下課回家想一想隔天想去哪,把飛行計劃做好,然後教官帶他去,所以這個階段去了好多沒去過的地方看了好多自己想看的風景,就這樣慢慢的,自在的,走完這個階段,從飛行學校畢業,告別了在亞利桑那將近十個月充滿回憶的生活。
UTC + 8 的早上三點,耳機裡的民謠踏著暖氣機低沉的呼吸聲,奏出週六臺北人夜生活的尾奏,西雅圖飛行之後的兩個月,我走過艷陽高照的洛杉磯、秋季舒適的休士頓、陰雨綿綿的舊金山,考過一次 Proficiency Check 並帶著充滿聖誕節氣的紐約時差像從一個長夢醒來般地坐在自己的床上。
主輪輕輕地觸地,反推力的震動經過機翼把震撼傳進客艙,第一次離家這麼久的他,興奮地看著窗外,迫不及待地想感受那放在記憶中十個多月沒更新的畫面、氣味、與氛圍,走進接機大廳,訓練督導帶著禮物和他們的家人開心的歡迎他們,並相互拍照留念,十五個人一起回來的諾言感覺不久前才說出口,如今已經達成了。
經過了兩個月的玩樂,自習,打工,大家再一次的回到熟悉的訓練大樓,就像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不過這次他們多了十一位來自軍中以及不同飛行學校的夥伴,為期三個月的地面課程要把大家的觀念從低空小飛機區域性的飛行帶到平流層上噴射機的越洋飛行,一如在公司的往常,大家上緊發條全力以赴,照著行程完成所有考試,並選了自己民航生涯的第一個噴射機種。
經過短暫的自我準備,進階模擬機訓練開始了,這個階段的訓練目的是讓學員建構噴射機的操作及基本的系統概念以銜接之後的專一機種訓練(Type rating),其實基本上手控與以前小飛機的差異並不大,只是每一個動作都必須更細膩更精準,因為噴射機慣性大,偏離修正所需要的時間都較長,所以必須一直將偏離控制在最小範圍,程序是這個階段最大的負擔,只要不夠熟悉就會因為情境或是壓力而做錯或是漏做,而在民航飛行中,這些錯誤都是不被允許且可能致命的。 這段時間的生活基本上只有睡覺、吃飯、讀書、模擬機,聽起來很單調,但卻充實得讓三個月的時間感覺像三個禮拜而已,和過去幾年一樣,與隊友相扶相持,考過所有考試進入下個階段 – Type rating
Type rating 是所有噴射機飛行員都必須經過的訓練,這個階段只要完成就真的會有駕駛該機種的資格並會拿到國家的官方執照,而且這個階段結束就真的要到機場去飛真飛機,由於他上個階段運氣很好的是用同一個機型的模擬機而且教官們也都把標準提高到接近 Type rating 所以這個階段他相對輕鬆,幾乎都在做複習,但是過去受訓這段時間他自己知道,任何時候不管在什麼狀況下,只要他的態度鬆懈就一定會出事,所以他依然將自己保持在最精實的狀況和隊友一起拿到執照。
七星山附近的雲開始由都市光芒渲染的紫色轉為自然陽光照映的淺藍色,看了月曆知道這天是星期一,但似乎對我沒有太大的意義。
UTC + 1 西班牙的慢舞曲,橘色的燈光,溫暖得讓人很難相信一片玻璃外是攝氏兩度的阿姆斯特丹,剛從中央車站一路和朋友們嬉鬧回旅館後,我一個人坐在床上。
2014年11月28日,天還沒亮,經過短暫睡眠的他從淺眠中醒來,仔細聽了一首情緒非常強的曲子,張開眼睛把所有牽掛放下,整理好裝備帶著空白的心情與最冷靜的思緒到簽派中心報到,簡報之後安靜的被送到機場,通關,穿過了無人的候機室,B-16720 早已準備好,在登機門前靜靜從容地等著,似乎就像一隻極為壯碩的猛獸,用最高傲的眼神看著他的挑戰者,而挑戰者也早已整理好心情,沒有一絲恐懼,準備駕馭這頭猛獸。
“I have control” 幾乎兩百噸的重量與一百噸的動力就這樣交到了他的手上,他專注的感受每一個震動,與每一個體感回饋,這個考試的每一刻每一秒都是沒有失誤空間的自我摸索與學習,第一次接觸真實噴射客機就是考試聽起來不容易也真的是相當不容易,但每一個民航飛行員都必須走過這個階段。
用心體會並大致掌握真飛機的滑行技巧後,猛獸已經停在跑道上準備接受隨時會被許可的第一次起飛,挑戰者也靜靜的等,等著那一句可以讓他重回美麗天空的一句話。
“EVA Trainer two, clear for takeoff, wind 060 at 17 gust 27”
“Set takeoff thrust!” 兩顆全世界推力最強噴射引擎產生的動力現在由他的兩隻腳控制,就像第一次學走路的孩子,用最全面與最專注的心控制著隨時會失控的身體,只是這次沒有跌倒的機會,飛行訓練常常都是這樣,不像在學校裡有失敗再改進的機會,一次的失敗可能就意味著夢想的結束。
第一圈落地,把在模擬機學過的所有技巧加以微調成功完成,第二圈落地,再次驗證第一圈的摸索結果,第三圈,開始相信自己學習掌握的技巧並結束了這次挑戰,癱在 CM4 上看著同學重新開始他剛剛所經歷的過程,這一天成為了他們的第二個 BDOML 。
UTC – 8 經過十小時的飛行五小時的歡笑與六小時的睡眠,我在經典舞曲 I Feel Good 的背景音樂中,寫著隔天舊金山回台北的功課。
在學會駕駛實體客機這個重要的里程碑之後,公司並沒有留給他太多時間享受成就感,在不到一週的時間內便安排他開始進行訓練的最後一個階段 – IOE 也就是航路訓練,這個階段是整個訓練過程中最困難的,除了控制飛機之外還必須在三十六腿飛行內了解並應用各個機場與航路上的法規、程序、航管習慣以及航管口音,如果學得不夠快,公司便會考慮將訓練生退訓。
但同時,這也是走跳世界人生的開始。
航路訓練分成兩個部分,前二十腿主要目標為安全的落地,所以他的教官們在訓練第一部分時並沒有太嚴格的要求他關於航路以及機場的細部程序,而他也就天真的認為自己已經在航路訓練中穩定了,從容的考完第一部分之後,進入了航路訓的第二部份,這個部分一旦順利結束,訓練生就會正式成為線上的飛行員,所以這個階段的訓練目標很自然的就是要讓訓練生在每一個部分都達到線上飛行員的最低標準,而裡所當然的,他的教官們也全都把要求提高到一樣的標準,第二階段的第一腿,他便被指出了非常多他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之後的好幾腿都是類似的狀況,他不斷得修改個人行前準備程序,到了飯店不再像第一階段時那樣看電影聽音樂或跟人家聊天出遊,而是坐在書桌前,詳細研究著著飛機的程序,公司的程序,機場的程序已及航路的程序,深怕自己又漏掉了什麼。就這樣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飛行中被指正的時間越來越少,操控時能顧慮到的範圍也越來越廣,到考試前最後幾腿他終於穩定了,在大阪回程結束後回公司的交通車上,他的教官問他要不要去考試,他果斷的答應之後教官便幫他簽放了考試,準備在下一趟洛杉磯來回,完成公司整個訓練生階段。
UTC + 8 的早上六點半,大年初四,溫暖的太陽,我在剛睡醒的臺北醒來,想著過去一年發生的種種事情。
走過了幾個城市
看了幾幕美景
也認識了許多善良的人,跟幾個非常要好的朋友
一直以來,幾乎在哪都在受人家的幫助,無論是在專業上,生活上,或是玩樂出遊時
所以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生活總是充滿著感激
人生的第三階段已經完成了將近十一個月
人生的第四階段我想做些修改:
第四階段:在專業及業餘領域持續虛心學習,並珍惜身邊發生的每一個緣分
PLAY HARD
STUDY HARD
FLIGHT SAFE